《月亮与六便士》读后感

距看完这本书实际上已经好几个月。
潘同学问我近日是否有读杂书,我反思,自大四开学起浑浑度日已经很久没给自己充电了。
问潘同学可有推荐,他说起自己刚读完这本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深有感触。
每日实习回来偶有时间便抽空看个几十页。

“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。”
“文明社会这样消磨自己的心智,而短促的生命浪费在无聊的应酬上实在令人莫解。”
“我想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都羞于使自己的感情外露,因为怕人嘲笑,所以都约束着自己不给人以傲慢自大的印象。我们对自己的一些荒诞不经的行为遮上一层保持体面的缄默,并不认为这是虚伪。”
“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好像欠缺些什么。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,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,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,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。”
“因为人们过于看重别人对他的意见,过于害怕舆论对他的指责,结果自己把敌人引进大门里来。”
“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,但是却磨得很细。”
“为了使灵魂宁静,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情。”

查尔斯用自己的后半生,活成了他喜欢的模样。
忘掉那些身份,忘掉世俗的眼光,忘掉恶意的猜测,他全然不顾,他只在乎自己对艺术的追求。

有人说二十岁的我们开始认识自己,三十岁的我们学会接受自己。
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总是在思考人生的意义,第二天醒来,生活还如昨天一样的轨迹。
即使是看完这本书这么久,我还是不能理解查尔斯的行为。
如果我认识他,我要去问问他:老兄,你幸福吗?
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回答我一句,关你屁事。

他在最后的日子,躺在自己宏伟巨作里。他说他死了,要连同这个满屋子的画一起烧去。
他不在乎自己作品有没有人赏识,他不在乎一切贬低连同称赞也不在乎,他在艺术的纯粹里
完成一场又一场与灵魂的对话,他是幸福的。

我不理解他,我不羡慕他,因为我对艺术没有追求。但是我其实也羡慕他,羡慕他的自由。
至少我觉得我自己是,是不自由的,而这种不自由是我自己施与自己的。

我说我要留在家乡,可是我没有,我来了我不要来的广州。
我说我不要读研,可是我极不情愿的读了,所以我要细心寻找属于这里的乐趣。

你什么时候能大胆点啊,去自己喜欢的地方,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去爱自己想爱的人。
大概是不可能咯。

因为你连自己喜欢什么,都不能够说清楚。
我们用尽全力,过了平凡的一生。
但是,也许,平凡也挺好的。

BY@小官人小